戒糖(一)

佐助突然发现鼬好像胖了一圈。原本紧实有型的胳膊已经看不出任何线条。隐隐约约出现了第二个下巴。佐助心想其实鼬长胖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儿。这说明他比以前能吃了。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嘛。但鼬连着几天的牙疼让佐助不得不重新看待鼬长胖的问题。强行扳开鼬的嘴才看到右边大牙其中一颗的牙冠上已经出现了黑色的小点。“你长蛀牙了”佐助对眉头紧锁耳朵泛红的鼬说。
看了牙医后。医生说鼬这颗牙齿的内部已经被虫蛀了。需要做根管治疗。然后再做一个假牙帽扣在上面。至于原因嘛。医生毋庸置疑地说“糖吃多了”。
佐助满脸写着“我很不爽”。麻利地把治疗费假牙费结清后揪着已经做完第一次治疗。一手捂着半边脸。眼含热泪的鼬回家。“回家后的第一件事。没收鼬的一切甜食!”佐助在心里恨恨地想着。
佐助也的确这样做了。他本想让鼬自觉把那些杂七杂八的彩虹糖。巧克力。芝士饼干。三色团子。泡芙。果冻。蛋黄派等等等等的东西交出来。但鼬在房间里磨磨蹭蹭了半天就拿出一包纯黑巧克力给佐助。说这是他仅有的零食了。哈!鬼才相信!交出黑巧克力不过是因为这东西太苦了一点都不甜吧!佐助脸色一沉。没说话。径直走进鼬的房间。叮叮咣咣一阵响。鼬欲哭无泪的看着他私藏的口粮全部落入这个比自己高一个头的侵略者手中。佐助把一堆甜食全部扔进一个黑色的大塑料袋里。鼬急得有些语无伦次了“佐…佐助!没必要把它们…它们全都扔了啊!你这是浪费粮食!根本不知道农民伯伯的辛苦!”被指控为资本主义不知人间疾苦的佐助回过头白了鼬一眼。说“谁他妈说我要扔了。我全部拿去捐了。我拿去福利院!我做好事!”鼬突然觉得眼前一片黑。啊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佐助和鼬两兄弟都是木叶高中的老师。佐助教数学。鼬教历史。正值暑假。佐助就有一大把的时间来让鼬戒掉甜品这种东西了。
戒糖第一天。
“佐助今天中午吃什么?”
“番茄炒蛋吧。”
“好”
鼬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和动作。和平时的中午一样。在厨房里忙活着。佐助在客厅。嘴里叼着一只雪糕。漫不经心地播着电视。听着窗外的蝉鸣。
“佐助午饭后我也能吃一只冰糕吗?天气好热。”鼬从厨房探出头来询问。佐助连目光都没有移过去。冷漠地看着电视说“不行。只能喝冰过的矿泉水。”鼬失望得“哦”了一声。垂头丧气的继续翻炒着锅里颜色鲜艳的番茄。
戒糖第三天
“佐助。我觉得我有点低血糖。我要晕过去了。”清晨六点。鼬一脸严肃地站在佐助的床边诉说着这个“事实”。佐助从薄薄地冰丝被里钻出头来。本来不听话的翘发更是乱出天际。像个鸡窝被顶在了头上。鼬本来想以态度威胁佐助的。但看到如此景象忍不住嗤笑出声。顿时失去了威信。佐助抬眼看到鼬忍住不笑。眼睛却弯成月牙的表情。又从被子里伸出手来,一把将鼬扯到床上。侧身双脚夹在仰躺着的鼬的腰上。在鼬的耳边轻吐气息“大清早别给老子装可怜。既然那么想晕我就让你晕个够。睡觉!不睡到十点不准起床!”。鼬在感受到佐助棉质睡衣下的体温后心跳指数飙升。下半身某个不听话好像有些蠢蠢欲动。我愚蠢的欧豆豆哟。你能不能照顾一下当哥的心情。在头脑一片混乱中。鼬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下真的要晕了。
戒糖第六天
“佐……助……我只吃一颗团子……只吃一颗好不好!再这样下去我……我就真的命不……”鼬剩下的“久矣”两个字还没说出口。佐助就往鼬的嘴里塞了一颗白色的糯米团子。恶狠狠地揪着鼬的衣领说“你再敢说什么你自己的坏话我就让你这辈子都吃不成甜的!听到没有?!”鼬嘴里嚼着甜蜜的团子感动地快要哭出来。忙不迭地点着头答应佐助的话。
戒糖第七天凌晨
“嘶…………嘶………”。因为昨天白天那个又甜又黏牙的团子刺激到了还在做根管治疗。十分脆弱的牙齿。虽然睡觉前刷了牙但还是阻止不了龋齿的恶性发展。所以现在鼬的牙已经疼得来无法忍受了。开始时牙疼牵连着半张脸疼。现在是右半边脑袋都在一抽一抽地疼。唾沫也止不住地顺着嘴角流出来。鼬不得不起床到客厅里找芬必得来缓解疼痛。鼬特地没有开灯。“我得小心一点。要是被佐助发现了一个团子就导致牙疼。今后我怕是吃不成任何甜的了。”鼬一边在黑暗中寻找止疼药一边在心里想。
而此时。佐助梦到自己和鼬去海边度假。天气晴朗。两人走在沙滩上。忽然听到鼬大喊“佐助!我快化了!快舔我!”然后就看到鼬变成了一个超———大的长着一张人脸的冰淇凌在原地左右蹦哒。“操!这他妈什么跟什么!”接着佐助就被吓醒了。惊魂未定地摸着一脑门子的汗。缓解一阵后正当他准备重新睡去的时候听到客厅传来“窸窸窣窣”翻找东西的声音。佐助看了下手机———凌晨2点。“哟!还真有人偷东西偷到我家来的。”说罢。佐助轻轻下床。只穿着个有番茄花纹。鼬特地给他买的裤衩。提着球棒往客厅走去。
客厅里。佐助一眼就认出黑暗中那个身高178。现在可能有65kg。披头散发正在忙活的“小偷”是谁。【佐助误伤鼬的桥段是不会发生的!这可是他哥啊!他哥!!啊!!】
“你怎么了?”黑暗中的声音冰冷。但也掩盖不住其中热切的关心。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鼬一个激灵。“糟了!”。他停下手里的动作。僵直地站在原地说“没什么。我想找点安眠药。我睡不着。”
“我们家有安眠药这种东西?”“啪”地一声灯被打开。鼬有些无法适应光亮。眨巴了几下眼睛。而他暴露在灯光下。已经肿起来的右脸和挂在嘴角的唾沫已经充分说明了他的牙在造反。佐助见状。眉头皱得来已经可以拧出水来。“牙疼?”看这情况是瞒不下去了。鼬心一横。声音委屈地回答道“嗯……太疼了……”眼角还挤出眼泪点点。聪明如佐助。一下就反应过来是昨天那个团子造成的。他现在是极度后悔昨天心软给这个傻大个吃了团子。傻大个是牙疼。自己是心疼啊。而且鼬现在这样子真的是………太引人犯罪了。“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佐助心想。然后故作镇定地说“去烧开水。我来找药。”受到指派的鼬听话地往厨房走去。毕竟他还是有点怵那根直径5cm的铝制棒球棒的。两分钟后。鼬又从厨房探头出来对佐助的背影口齿不清地说“佐助。我……还可以吃团子吗?”佐助没有回答。但猛地拿起本来放在一旁的棒球棒。作势要往身后扔去。“哎呀”鼬见状。像即将要被打的地鼠。瞬间把头缩了回去。接着厨房里又传出鼬夹杂着唾沫声的话“佐助你穿那条番茄短裤真可爱。”被夸可爱的182cm高的青年在客厅缓缓握紧了拳头……“总有一天老子要操死他。”



文中可能有语病。用词不当。不想改了_(:з」∠)_

原著两兄弟都让人那么难过了怎么还忍心写be!

午觉起来突然想画。老掉牙的梗

听到这个莫名想到柱斑啊

美死在斑爷的ed中看什么都是斑【划掉】